補縫時代的醫者──陳中統

1203

步入看守所,「#卸下皮帶」、「#解開鞋帶」、「#拎著褲頭」,接著走入押房。排查違禁品不過是附帶的效果,繁瑣的檢查、意味不明的指令,真正的意涵是 #消磨你的心智、#剝下你的尊嚴。匪徒般的國民黨是如此規訓那些他們無以攀比的菁英知識分子的。

▌二二八看透國民黨

陳中統,1937 年 12 月 3 日生,彰化埔鹽人。母親早逝,戰前隨留日學醫的父親同住,戰後回台並遷居中和。成功中學畢業後進入台大農學院。1956 年轉往高學醫學院就讀,1964年,同父親腳步赴日學醫。

留日時透過李宗藩接觸到台灣青年獨立聯盟組織部部長侯榮邦,由其引見聯盟主席辜寬敏。當時彭明敏教授等人已遭緝捕,但「#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」也流傳至日本。親眼目睹過二二八事件的陳中統對宣言內容感到高度認同,決定在返台探親時夾帶數百份。然而他的行動已被國民黨的情治機關所掌握。

▌按兵不動的天羅地網

1968 年 10 月抵台探親,在親戚的牽線下,隔年(1969)2 月 6 日結婚。蜜月期間,陳中統隱約注意到有人跟蹤,甚至被軍用吉普車尾隨。待到深夜返家,父親留下字條表示派出所主管致電來找,同一時間,家中電話也響起,是來自派出所的通知。

陳中統不疑有他,向妻子道去去就回,「再見」,殊不知下一次見面已是開庭審案。踏入派出所後旋即遭蒙眼逮捕,移往他處訊問, 2 月 21 日,新婚方才兩周,警總甚至不用出勤抓人,利用民眾信任即可坐待登門投案。

▌踏上月球的人與銬上腳鐐的囚

三組人馬輪番上陣,日夜不分的疲勞審問外加永無休止的身世、供詞抄寫,佐以利誘拐騙如「老實交代就能回日本」、「太太已經在外頭等候」、「父親已經把出國手續辦妥」。事後回顧,陳中統最後一次簽名是 26 日,自 21 日凌晨起,近 6 日無眠。

羈押 4 個月後以在日本參加台灣青年獨立聯盟及攜帶宣傳單返台為據,依懲治叛亂條例第 2 條第 1 項「意圖破壞國體、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、顛覆政府,而著手實行者」起訴。6 月 26 日開庭審理,7 月 21 日判決,有期徒刑 15 年、褫奪公權 10 年、財產沒收。

諷刺的是,判決同日,阿波羅 11 號已經著陸月球,人類首度踏上月表。「國外已經登上月球,台灣卻還這般落伍封閉,落伍到這種案件要被判決」陳中統當時這麼想著。

▌醫者仁心

景美看守所服刑期間,陳中統因其專業被派往醫護室外役。真才實學的軍醫彼時寥寥無幾,往往是靠關係走後門拿牌,此時,即便是幹部高官,求醫也僅能仰賴陳中統,所長也得敬他三分。

秉持醫護人員的天職,陳中統也未特意待官僚們刻薄,他總是一視同仁,盡力協助救治。增加自己在官兵們眼中的分量,不是阿諛奉承,而是力保難友們的安穩度日的機會。

1975 年蔣介石死亡,頒布特赦減刑 3 分之 1,1979 年,陳中統 10 年刑滿獲釋。這樣的結果,也正巧呼應他對於暴政必亡道理的堅信。「#改革體制」而非「#體制內改革」,應該要「#全面推翻」,陳中統這麼認為。

出獄後得被觀察 3 年,期間不得從事政治活動。 觀察期至,陳中統隨即舉家移民美國,直至蔣經國去世後,1989 年才又回到台灣。雖然警方的跟監依然陰魂不散,陳中統仍堅持等待,2007 年,景美人權園區成立,舊地重遊,這一次,陳中統作為受難者、作為歷史,將把他的故事繼續傳遞下去。

#白色恐怖人物誌 #12月3日
#陳中統 #彰化埔鹽
#二二八 #國民黨 #懲治叛亂條例
#景美人權園區 #景美看守所
#暴政必亡

📝編纂:陳柏諺(新台灣和平基金會專員)

本篇發表於 白色恐怖人物誌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