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一齣戲,賠上十年的青春-楊國宇

0513_2
楊國宇,生於1932年5月15日,台灣桃園人,家中經營著「金源和」布莊。他與戰後台灣重要劇作家簡國賢是鄰居,而簡國賢的妻子簡劉理,是楊國宇的幼稚園老師,小時候楊國宇常常在簡劉理家中出入,因此與簡家夫妻兩人相當熟識。

1945年,楊國宇考上台北州立第二中學(今成功高中)。當時正值戰爭後期,台北經常遭到美軍轟炸,學校被迫停課,無奈之下,楊國宇只好回到桃園躲避戰火。

#外來執政者的眼裡容不下一粒沙

戰後,楊國宇重返臺北二中繼續學業。當時簡國賢正在推動劇團,他也曾到後台協助。1946年,簡國賢的獨幕劇《壁》正式演出,劇中大量諷刺戰後國民黨腐敗統治下的社會混亂,以及貧富差距所造成的民不聊生。

該劇公演後引起社會極大迴響,但卻也引來了國民黨政權的注意。

1947年,發生228事件,台灣人民積壓已久的怨氣,頃刻爆發出來,全台各地有多起抗議事件,要求國民黨政府改革聲音不絕於耳。

陳儀玩起「兩面手法」,一方面,假意讓步妥協,答應官民共組處理委員會;另一方面,向蔣介石要求儘速派遣軍隊來台鎮壓。

228事件後,簡國賢跟許多台灣知識份子一樣,為了想改造社會之理想,加入共產黨,並從事各項抗爭行動,因而被政府通緝。1954 年,簡國賢遭到逮補,後被判處死刑,同年4月10日執行槍決,成為228事件罹難者之一。

#被迫寫下子虛烏有的自白

1950年12月18日深夜,突然有人敲響楊國宇家中大門,聲稱要請楊國宇幫忙協尋朋友。沒想到卻直接把他帶到派出所,在確認完身分後,立即將他帶上吉普車。

在車上,楊國宇一臉茫然,他心想:不是要找朋友嗎?為什麼要壓我的頭,不讓我知道要去哪?

直到到了保密局北所,此時他才知道自己被逮捕了。剛進入監時,獄友提醒他:「你什麼都不能說,什麼事都說不知道,千萬不能說你認識誰!」楊國宇牢記在心。

過幾天,特務審問楊國宇時,他一律回答:「不知道、不清楚、這些人我都不認識!」對於特務所提出來的一切全部否認,想當然爾,楊國宇免不了遭一頓毒打。

日復一日,對於特務照三餐毒打,加上慘無人道的訊問,楊國宇終究招架不住,被迫承認一切罪行,在認罪書上特務說什麼他就寫什麼……

#靠著音樂解思愁

1951年7月9日,楊國宇被以「參加叛亂之組織」罪名判處10年有期徒刑。判刑後,楊國宇先被關押在新店戲院改建的臨時牢房,1951年12月19日被送往綠島新生訓導處。

當時綠島的政治犯被編為3個大隊、12個中隊,彼此間不得來往,也被下令不得接觸當地人。初期這些政治犯在綠島過著極為高壓的生活,訓導處內甚至有士兵拿著機關槍警戒,每天還要上思想課程,課後還要從事勞動工作,生活十分艱辛。

直到新的處長上任後情況才有所改善,當時新生訓導處成立康樂隊,楊國宇在綠島被編入康樂隊,為此請家人從臺灣寄來一把小提琴,以便向難友蘇友鵬學習琴藝,透過演奏音樂、歌仔戲、牛犁歌陣等一系列活動,與其他難友一解對家鄉和親人的思念。

#漸入佳境的人生

1960年12月17日,結束長達10年的囹圄生活。重返社會後,他到桃園大廟旁的市場內賣鴨蛋,同時也販賣油、鹽和麵粉。

當時每天都有官兵開著軍車來採購,但由於軍隊貪污風氣嚴重,每次購買都要求給回扣。此外,軍人還經常把前幾天買的鴨蛋帶回來要求退貨,小本生意根本經不起官兵貪得無厭的索求,只好結束生意。

之後,楊國宇到大姐夫的染織廠工作,從基層做起。每天日復一日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,還特地去語言中心學習英文,希望能夠搶佔外銷市場,楊國宇為了學做生意可謂吃進苦頭。

他的努力付出讓他從一個外行變專家。1966年擔任中港紡織總經理,1968年開創建教合作先河,紛紛引來同業效仿。1979年,更榮獲台灣十大傑出企業家的殊榮。

1980年代,當台灣紡織產業進入停滯期,非常有商業頭腦的楊國宇早早嗅到一絲不對勁,於是在1972年投資信東製藥。1998年,更與朋友合夥成立環球基因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專門研發生產血栓溶解劑。

#還有很多事尚未完成!

2005年,楊國宇正式退休。退休後的他開始整理回憶錄,並於2007年出版。2010年起,他多次參與人權之路青年體驗營,與青年分享自身的受難經驗,並寫出台灣人追求自我認同的《紗帽山‧壁:解開台灣歷史真相之謎》一書。

2011年,簡國賢遺孀簡劉理,生前曾將簡國賢手稿託付給楊國宇。2016年,他計畫將這批珍貴手稿,整理後捐贈給國家人權博物館。

隨後他花了三年時間,將原本書中故事改編成音樂歌舞劇《紗帽山‧壁》,透過音樂歌舞劇的方式,將過去白恐期間被國民政府刻意掩蓋的暴虐罪行,傳達給大家。

📝編纂:吳聲賢(新台灣和平基金會專員)

#白恐人物誌 #楊國宇 #簡國賢 #228

本篇發表於 519白色恐怖記憶日, 白色恐怖人物誌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