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上的今天:退報救台灣運動

23-11-23-1992

#報禁下的台灣
1949 年,國民政府撤退來台,伴隨而來的還有內戰的肅殺氛圍與戒嚴令,持續圍繞著台灣這座島嶼。脆弱又傲慢的獨裁政府並不樂見任何可能的批評,不但要強力控制人民的言論自由,更要從源頭限縮「思想」與「閱讀」,具體來說,除了各級學校的教科書之外,便是嚴格管理媒體及報章雜誌產業,
1950 年代,政府開始實施的五項報禁措施:限張、限紙、限證、限印及限價,企圖以這五項報禁措施,封鎖台灣社會內部其他異音。這是一段被視為言論自由受到嚴格限制的時期,也是台灣威權體制的一個代表性時期。
#《聯合報》成立背景及政治立場
《聯合報》於1951年9月16日創立,目前與《自由時報》、《中國時報》並列為臺灣傳統三大報。
戒嚴時期國民政府透過報業鉗制新聞自由,並扶植《中央日報》與《臺灣新生報》等黨報。民營報紙雖經營不易卻仍異軍突起,民眾對有別於黨國教條資訊的需求,讓民營報紙成為購報首選,其中《聯合報》、《中國時報》影響力最大,至今仍是報業大戶。
報禁時期,報社需要與黨政保持良好的關係,才有機會生存下去。當時共有31家合法報社,其中國民黨經營15家,民營16家,其中民營報社也大多由黨國友好者、擁有國民黨身份的黨員經營,諸多限制之下,新的競爭者難以加入。
解嚴後,報紙本應作為社會公器,擔負捍衛言論自由的重要使命。不過,《聯合報》在眾多社會焦點議題上,延續黨國傳聲筒,持續為國民黨護航,本來統派政治立場,亦漸漸偏向中國。
由於《聯合報》經常惡意造謠與製造假新聞的方式抨擊國民黨的政敵,報紙本屬印刷業,因此《聯合報》被冠上「#聯合重工」,意指《聯合報》是製造不實報導的重工業,亦有人諷刺《聯合報》為擅長假新聞的「製造業」。
#退報運動導火線
1992年10月下旬,「亞洲及太平洋地區報刊與科技和社會發展研討會」在北京舉辦,會後台港澳新聞界代表出席中共政治局常委李瑞環會談活動。
10月30日《聯合報》以頭版報導,李瑞環在會中發表「大陸將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台灣獨立,即使犧牲流血,前仆後繼,停止經濟發展,也不能容許分裂國土」報論。
《聯合報》刊出後,當時在場的記者紛紛表示李瑞環未曾在會中說出這句話,民間對於《聯合報》屢次報導未經查證就刊出新聞的行徑,感到相當不恥,這次甚至企圖透過報導不實言論脅迫台灣民眾。
#聯合聲明展開退報運動
1992年11月23日,15個團體聯合舉辦記者會,由李鎮源院士、林山田教授、林逢慶教授和楊啟壽等擔任發起人。會中表示,因《《聯合報》不斷刊出錯誤報導,一再誤導讀者,經多次溝通無效的狀況之下,憤而發起「退報救台灣」運動。
退報運動聲明指出:
「長久以來台灣媒體壟斷言論,對於人民的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,以及台灣的民主化形成重大的阻礙。」
「有些媒體甚至已自甘充當中共的傳聲筒,就其報導內容而言,彷彿「人民日報」的台灣版。」
「《聯合報》多年來壟斷言論,過去投靠國民黨,如今則向中國共產黨傾斜,已完全失去獨立報格所應有的專業精神,不再具社會公器的角色,而淪為政治既得利益者的喉舌耳目。」
「《聯合報》不回到社會公器的角色,這個退報運動就不會終止。」
各界人士紛紛號召聯合抵制,民眾不看、拒買、退訂《聯合報》,邀請廣告業者一同拒登廣告。
前《聯合報》總編輯──黃年回憶道:「鼓動退報的群眾集會四處密集舉行、成堆的《聯合報》在台上被焚燒、民宅信箱被貼上『我家不看《聯合報》』的貼紙、超商不敢上架《聯合報》、一家民航班機上看不到《聯合報》,甚至有商家組成『廣告主協會』拒絕在《聯合報》上刊登廣告。」
此次由民間發起的退報運動受到廣大的迴響,社會各界紛紛自發性退訂《聯合報》,使得《聯合報》當年發行量急劇下滑以及營收大減四億元。
#長期紅色魔爪伸入媒體
台灣資深媒體人──楊士仁,曾發表文章揭露中資介入台灣媒體的事實,中共政府成立海外公司,透過間接投資的方式,長期資助特定台灣媒體,文中更提到台灣共有17家媒體可能接受中國資助,希望關鍵時刻在台灣發揮作用。像是選舉期間,中共企圖透過台灣媒體散布假錯訊息,藉此混淆民眾,企圖左右台灣選情。
近年來中共更透過入主台灣媒體、短影音平台,以剪輯過的畫面、捏造的數據以及親中的言論試圖影響台灣人民。中天即是標準模板,如同過去每日製播大量「韓流」新聞,產出異常偏頗的報導也是家常便飯,甚至協助中國共產黨傳遞北京觀點,不斷配合中共大外宣,試圖操作選舉風向及台灣社會輿論。
📝編纂:吳聲賢(新台灣和平基金會專員)
#退報救台灣 #戒嚴 #報禁 #聯合報 #聯合重工
本篇發表於 歷史上的今天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