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願燒盡 不願鏽壞──台籍老兵許昭榮

1113

#寧願燒盡_不願鏽壞

#許昭榮 先生(1928年11月13日-2008年5月20日),生於日本殖民時期高雄州潮州郡枋寮庄(今日屏東縣枋寮鄉)水底寮的農村家庭,是家中的三子,父母皆以務農為業。

許家經濟條件僅能勉強支持許昭榮就讀枋寮公學校,12歲時父親過世,許昭榮半工半讀完成學業,13歲時便到台南的醫院藥局工作。

#戰亂時代的飄零人生

1943年,日本帝國為補充太平洋戰爭兵員,開始徵招台灣人入伍,許昭榮參加第2期日本海軍「特別自願兵」,成為台籍日本兵。接受訓練後,許昭榮被分發至被派往新竹機場,擔任「神風特攻隊」戰機地勤整備工作。

戰後,許昭榮返回家鄉,眼見國民黨強制接收台灣,官員及軍隊貪汙腐敗,欺壓台灣人民, 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後,許昭榮曾經參與抗議活動。

由於當過日本兵,國民黨發動「清鄉」屠殺時,許昭榮有感於自己很可能成為國民黨整肅對象,非常惶恐不安。剛好曾經是台籍日本軍官,後來擔任中華民國海軍少校的吳振武,正在號召台籍日本兵加入中華民國軍隊,許昭榮為了避禍再次入伍,擔任海軍「台灣技術員兵」,前往中國上海、青島服役,參與國共戰爭數場沿海戰役。

#赴美接收軍艦_啟發台獨意識

1955年,許昭榮奉派至美國紐約接收軍艦,這場任務竟成改變他一生命運的轉捩點。

駐美休假期間,許昭榮偶然看到紐約時報中文版報導,廖文毅在東京成立「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」。出於對蔣介石獨裁統治的不滿,許昭榮開始探索「台灣獨立」概念,透過移居日本的叔叔與「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」成員取得聯繫,由日本寄送一本日文寫成的《台灣獨立運動第十年》至夏威夷,再趁軍艦返航時取書。

許昭榮在軍艦上與幾位意氣相投的台籍同袍傳閱《台灣獨立運動第十年》,私下認真研讀、討論,非常認同台獨理念。不料,某次寢室檢查時,一位同袍的翻譯及筆記資料被查獲,引發後續軒然大波。

當時海軍內部正發生政治鬥爭,台籍軍官中位階最高的吳振武,被以涉嫌參與二二八事件為由,遭到整肅打壓;許昭榮等人由吳振武招募加入海軍,又被查獲閱讀台獨刊物,成為外省籍軍官鬥爭台籍軍官的把柄。

許昭榮被押往鳳山的「海軍招待所」嚴刑逼供,最後被情治人員加油添醋炮製為「海軍台獨案」。

1958年,許昭榮被依叛亂條例處刑10年,移送綠島服刑。服刑期間,不僅家庭頓失經濟來源,許昭榮的妻子與子女過著非常艱辛的生活,更因身為政治犯家屬而飽受歧視。1968年,許昭榮出獄後,家庭早已失和破碎,他的遭遇,是許多政治犯都曾經歷的深刻痛楚。

#再次捲入政治案

1970年,許昭榮任在日商公司任職期間,因為將商品包裝印上「Made In Republic of Taiwan」(台灣共和國製造),許昭榮被警總羈押審問長達,直到1972年,許昭容獲得不起訴處分,這是他人生第二次遭遇政治案。

後來許昭榮憑藉語言專長,創立貿易公司做生意,卻因兩次政治案而遭國民黨政府禁止出國長達8年,到了1980年才獲准前往美國洽談生意。

始終關心台灣前途發展的許昭榮,在美國期間,正巧碰到南加州台灣人社團聲援施明德,發起訴求國民黨「釋放政治犯」遊行活動,許昭榮參加遊行,竟因此被註銷護照,成為無法返國的海外黑名單政治難民。

#發起台籍老兵權益運動

第三次受難,被困美國無法返台的許昭榮,後來在多方奔走協助下,獲得加拿大政府政治庇護。在海外期間,許昭榮展開他埋藏心中已久的願望:尋找當年參與國共戰爭,戰死或流落在中國的「台灣技術員兵」戰友。

自1987年起,許昭榮不惜投書中共全國台聯海外刊物,呼籲搜尋調查當年國民黨部隊台籍士兵的下落;許昭榮也曾親自前往中國,訪問流落在中國的12位戰友。後來許昭榮將這段尋訪經歷,以及對國民黨冷血對待台籍士兵的控訴,寫成文章刊登於海外華文媒體,對國民黨政權施加輿論壓力。

在許昭榮與多位外台籍老兵努力之下,大約自1988年起,逐漸形成「台籍老兵權益運動」。當時,台灣社會還有「外省老兵返鄉探親」議題,戒嚴時期國民黨政權冷血對待基層士官兵,在解嚴後形成民怨與社會運動。

隨著台灣走向民主化發展,李登輝總統任內廢除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」,刑法100條修正,「海外黑名單」解除,許昭榮返回台灣投入台籍老兵權益運動。1994年,許昭榮與呂永桂發起「中華民國原國軍台籍老兵暨遺族協會(老兵協會)」,提出「公布真相」、「補償撫卹」、「協助返鄉」、「建碑慰靈」四大訴求。

#自焚抗議身亡

「老兵協會」提出的四項訴求,雖然不盡完滿,不過前三項大致都獲得政府回應,唯獨涉及「精神補償」層面的建碑慰靈訴求,遲遲未能獲得實質處理。

許昭榮有感於戰死在中國的老兵同袍,無人紀念,宛若孤魂野鬼;僅存的台籍老兵持續凋零,這段歷史悲劇恐怕將被後世遺忘,因此全力爭取設置紀念碑。

1998年,許昭榮帶領老兵協會,向高雄市長吳敦義爭取到旗津區一塊公有土地,作為立碑紀念之地,這便是今日高雄市「 #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」前身。然而,有關紀念碑及園區建設經費,卻因國會政黨立法惡鬥而遲遲沒有下文;往後數年間,老兵協會與高雄市政府對於紀念園區、文物館設置地點,也曾發生意見衝突。

更令人遺憾的是,2007年,「八二三戰友會」向高雄市議會請願,在國民黨籍議員席次優勢主導之下,決議要求市府將原定的紀念園區改名為「和平紀念公園」,並且在台籍老兵紀念碑預定地旁邊,增設「八二三戰歿者紀念碑」。

眼見老兵協會多年奔走努力爭取設置紀念碑的心血,恐將因為政壇惡鬥、政治人物漠視而功虧一簣,許昭榮決心發起他人生最後的抗爭訴求。

2008年5月13日起,許昭榮在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辦理「台灣老兵說故事活動」。5月20日活動結束後,獨自返回公園,晚間6點47分在廂型車上自焚身亡,以「殉道」表達他最沉重的抗議。

許昭榮先生自焚抗議事件發生後,高雄市長陳菊出面協調市議會,維持「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」名稱,並於園區第二期工程興建「#臺灣歷代戰歿將士英靈紀念碑」,於2009年5月20日,正式對外開放。

經歷三十年以上的努力,老兵協會四大訴求,終於在許昭榮先生逝世一周年後,完成了最後一哩路。

#1928年11月13日
#許昭榮 #台籍老兵
#白色恐怖人物誌

本篇發表於 歷史上的今天, 白色恐怖人物誌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